《姜九笙傅司晟許衍》[姜九笙傅司晟許衍] - 第9章 要

  徐歲寧也是被陳律的話,說得滿臉通紅。
  其實陳律說的很對,徐歲寧確實有點「母憑子貴」的想法。
她在來的路上就想過了,陳律的孩子,陳家不會不要。
就算陳律不幫自己,她也可以靠孩子來壓姜澤一頭。
  哪怕那得在很久以後才能實現也沒有關係,她等得起。
  但徐歲寧千算萬算,也沒有想到張喻居然有朋友認識陳律。
在陳律眼皮子底下,孩子肯定留不下來。
  「陳醫生,要真有了,我也有孩子一半的處置權不是嗎?」
徐歲寧道。
  陳律的眼神銳利的看着她,淡然道:「要是你能保證以後孩子不會爭陳家的財產,我自然不會幹涉你。」
  徐歲寧生孩子,要的可不就是財產么,不然拿什麼跟姜澤斗。
她答應不了,只能裝出一副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。
  而陳律只是無動於衷的涼涼的帶着壓迫感的看着她。
  他當時只是想睡她,可沒有要給她名分的打算。
  徐歲寧勉強淡定說:「陳醫生,我沒想要你的財產。」
  陳律也就不再轉彎抹角,道:「你是真可憐,還是裝可憐,亦或是出於喜歡還是利益接近我,我還是分的出的。」
  徐歲寧身體有點僵硬,只能服軟的喊一句他的名字:「陳律。」
  他挑眉說:「你裝小白兔的手段真不太行,不如先去找其他人練練。」
  「我沒有。」
她否認。
  「前段時間,姜澤直接被你一板磚拍進醫院,臉上也被你撓得見不得人,小白兔能幹出這個?」
  徐歲寧是真的被他看的透透的,咬了咬唇,沒吭聲。
  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