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拿着反派劇本的我意外成為團寵》[拿着反派劇本的我意外成為團寵] - 第2章 戲演砸了

「齊導……要不先切其他班?」

「不用,立刻開播。」

葉子安揉着腦袋,不動聲色的瞟了一眼機器。

「嘶——」

如果不是直播已經開始,她一定會嘗嘗反擊的滋味,過一把手癮。

她壓制住衝動,起身吊著嗓子大喊:「你有病啊!你是什麼東西敢碰我?」

「敢碰你?老子還敢揍你!」

眼看着郭霄又抬起手,周圍的人才醒過神來,連忙阻攔。

「你別動!」

郭霄瞥見意圖上前制止他的趙一澤,一聲喝退了他。

他身旁好友壓低聲音勸阻,「霄哥別激動,有話好好說,正直播呢。」

「直播出去才好,就讓觀眾都看看她在背地裡乾的臟事!」

葉子安看向趙一澤,誰知後者原本的慌亂已褪去,此時也一臉茫然。

顯然二人都在狀況外。

「怎麼啦?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」

「霄哥你快說啊,我們絕對挺你。」

開口的是先前出言挑釁的女生。她此刻滿臉興奮,像揪住了什麼導火索,迫不及待的想引爆它。

既然如此,乾脆就順着他們演吧。

她也想聽聽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臟事。

這麼想着,她縮了縮脖子,眼神飄忽躲閃,露出一副心虛的表情。

郭霄見況冷笑,抬手指向趙一澤。

「這個女人和他狼狽為奸,就在剛剛還指使他去害雯雯。」

「啊?」

「你自己說,這封情書是不是你讓趙一澤給雯雯的?」,郭霄說著從兜里抽出張皺皺巴巴的信,一把甩在了桌子上。

情書?

原來問題的關鍵是這封情書。

趙一澤的任務是為了給楊雯雯出頭,但在此之前他的存在感低的像空氣,那麼情書大概率是節目組為了填補劇情準備的。

出事的起因應該是郭霄意外看到了情書,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不清楚,結果表明趙一澤可能為了不暴露任務把事端引向了她。

可是……

「大兄弟,先不論我有沒有做這事,你憑什麼認為寫情書就是害她啊?」

不合理嘛。

「誰不知道你專門和雯雯對着干啊!你最清楚雯雯的弱點,知道她狠不下心拒絕別人,你就是想讓她下不來台!」

他激發保護欲的方式竟是弱化保護對象。

「就這?」

「不然呢?!」

這就是所謂的臟事?

葉子安嗤笑一聲,手指百無聊賴的在桌上輕觸跳動。

「你還有臉笑!」

抱歉,實在沒忍住。

她收斂笑容,挑了挑眉。

「你要是真以為楊雯雯那個小白蓮是這種性格的人,恐怕擔心的就不是她下不來台的問題了吧?」

「你說誰小白蓮呢?」

重點抓的很好,下次別抓了。

對待白痴果然需要直白一些。

她湊近對方,以輕浮的口吻低語:「你喜歡她的話,攔着別人可沒用,先下手為強啊。」

「你,你胡說八道什麼!」

見郭霄明顯慌亂了幾分,她坐回軟椅上,慵懶的仰身後靠,翹着腳審視他們,彷彿她是這場鬧劇的審判長,而罪魁禍首正擠成一排站在對面。

「連承認喜歡都不敢,整天只會妄想,我罵你一句屌絲男,屌絲都會嫌棄的連夜改名。你的下半輩子估計就只能和妄想里的大胸女人過了。」

她毫無感情的聲調里夾雜着明顯的挑釁,郭霄果然更氣了。

「你丫給老子閉嘴!」

郭霄發力,險些衝破眾人的阻礙。

猜你喜歡